請弄明白!對於超級富豪來說,完美是件特煩人的事。
  中國日報網5月6日電(信蓮)據《名利場》網站4月23日報道,在安東尼·範·戴克(Anthony Van Dyck)最後一幅自畫像里,他斜瞥的目光和神秘莫測的表情緊緊抓住了觀眾的眼睛,讓人不禁猜想其中暗含的意義,是好奇?是恐懼?還是傲慢之中透露著不安?這幅作品畫工卓越、又富有內涵,範·戴克在完成畫作後不到一年便去世了,畫里是否早有預兆?範·戴克是英國肖像畫界的教父,這位藝術家描繪了17世紀的景象以及新興中產階級的誕生。也許這就是造就他畫中表情的原因,那神秘一瞥第一次顯露出向上層階級靠攏的焦慮。
  這件畫作被認為是英國最偉大的文化瑰寶,最近,一位想要把它帶到洛杉磯的買家以2000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這幅畫。位於倫敦的國家肖像畫廊(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)十分想把範·戴克的這幅畫作留在英國國內,他們打算提高拍賣價格以避免畫作流失海外。畫廊藝術總監桑迪·奈恩(Sandy Nairne)說,他決定為了國家而儘力留下這幅畫。該畫的運送出境時間已被推遲到了夏天。
  F1賽車大亨伯尼25歲的女兒佩特拉·埃克萊斯頓(Petra Ecclestone)及其丈夫詹姆斯·斯坦特是這幅畫的購買者,不幸的是,詹姆斯·斯坦特的名字聽起來像是馬丁·艾米斯( Martin Amis)小說里的角色,更不幸的是,他長得也像裡面的角色。這對夫婦的婚禮耗資1900萬美元,婚禮上佩特拉身著價值13萬美元的王薇薇(Vera Wang)定製裙子,享用著6千美元一瓶的柏翠莊葡萄酒(Ch?teau Pétrus )。自然地,她的丈夫也會收藏柏翠莊葡萄酒,將它們放在特製的儲藏櫃里,這個儲藏櫃由英國女王的外甥大衛·林利(David Linley)打造。
  詹姆斯還收藏名車,包括蘭博基尼和勞斯萊斯。當然還少不了17世紀的肖像畫。佩特拉花了8500萬美元在洛杉磯郡購買了當地最貴的一套房子,打算把範·戴克的這幅畫掛在那裡。這套房子是亞倫·思柏凌( Aaron Spelling)位於荷爾貝山(Holmby Hills)的故居,其中有著名的坎迪·思柏凌( Candy Spelling)禮品包裝室。與之呼應的是佩特拉位於倫敦切爾西的豪宅,價值9000萬美元。
  現在,我們都應該深吸一口氣,摘下勢利的有色眼鏡,不要帶著泄憤的快感來嘲笑毫無品味的年輕富豪。但是,說實在的,為什麼範·戴克的作品就不能在洛杉磯的聚會寶地里放上幾年,與柏翠莊葡萄酒和勞斯萊斯作伴呢?誰能決定新晉富豪的錢該不該存起來呢?
  喬爾·格雷(Joel Grey)也許會把這個問題反過來問,試著用富人的角度去想問題。極度的財富會帶來嚴重的分歧點,到達分歧點之後,錢就不管用了。有一類人的數量在統計學上很微小,但就總量來說相當大,他們擁有的金錢已多到不知道用來幹嘛。這些錢又在世界總財富中占到了相當大的比重,所以我們都會突發興趣,想知道這些錢都去了哪兒?
  作為一名節儉的打工仔,我是怎麼知道錢多到什麼程度就不管用了呢?好吧,我請教了一些超級富豪的僕人。富豪們這種緊張的厭倦感有一個名字:完美焦慮症。
  當你坐擁15座豪宅、游艇馳騁在三片大洋之中,還有私人飛機、酒窖、情人,做過手術、建了一所圖書館,成立了個人慈善基金的時候,實現新目標也就只需慢慢改進一切了。這時,完美焦慮症就會發作。不求最多,但求最好就是你的目標。超級富豪們像嫉妒的貓頭鷹一樣觀察著對方,看看誰買了雙稍好的樂福鞋,誰買了件用瀕危動物皮毛做成的套衫,越瀕危越好。他們會不惜一切去尋找最好的裁縫。我認識一個人,他的西褲源自意大利,夾克來自薩維爾街(Savile Row)。而隱藏在內衣裡面的他,卻又矮又胖,體毛濃密,彎腰駝背。
  只有富不可度之人才會受到完美焦慮症的折磨。這與錢多錢少無關,都是必然的。一件東西要麼是完美無瑕的、最好的或最稀有的,要麼就是沃爾瑪超市裡的廉價貨。當涉及幾百萬美元的時候,體現金錢價值的壓力就會呈指數放大。在邁達斯國王(King MIdas)的神話里,邁達斯國王受到詛咒,任何他碰過的東西都會變成金子,如果他碰過的東西都變成金葉子的話還會更糟。讓人焦慮的不僅僅是對於你的東西是否極度完美的懷疑,還有保持一種完美所帶來的焦慮,這種焦慮最終導致持續的不滿。一幅變形的畢加索畫作,一個不夠飽滿鬆散的坐墊,手紡絲綢牆紙上的一塊模糊印記都能讓他們心煩意亂。
  當你擁有所有世間極品的時候,當你從大吉嶺(Darjeeling)小花園裡空運來的茶喝起來就像普通茶的時候,當你用壓榨過的麝貓腺體和稀有蘭花的花瓣配製出獨家香味,而這種香味又不能讓你感到飄飄欲仙的時候——“當亞歷山大看到自己遼闊的領土時,他流淚了,因為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地方可以征服了。”——到那時,你就已經成為了藝術收藏的奴隸。藝術有益於那些有完美焦慮症的人,因為藝術品永遠也買不完,競拍還特別難,價格還高的離譜。
  一位當代拍賣專家負責地告訴我,以5000萬美元以上價格賣出的畫作沒一幅能夠讓購買者盈利,但這並沒有阻止人們購買的熱情。已經有很多關於收藏和收藏者的研究報告指出,購買者大多為男性。他們認為自己的收藏行為源於偶然的興趣,然而研究顯示他們的收藏行為展現出某些更深層的失落感。有些人試圖填補一段不可跨越的鴻溝來修複童年陰影。他們走訪每一處世界遺產地,或到世界七大洲獵殺大型動物,試圖找到最後一點刺激的樂趣或驚奇感,因為金錢已經不能帶給他們樂趣。當你血脈賁張,把追求刺激提升到荒謬的程度時,總會有俄羅斯彩蛋(Fabergé eggs)或高價酒能夠滿足你。
  我唯一認識的一位超級富豪說過,事實上,當你經歷過購物、消費、收藏、捐款,連度假都覺得無聊透頂的時候,真正讓你繼續花錢的,是別人的期望,你家人的期望,朋友的期望,朋友的朋友的期望,還有僕人的期望。僅僅具有償還能力的人其財務預期很糟糕,可從沒人對此發表過文章。你是這麼多充滿渴望的人的焦點,是這麼多貪婪的笑面虎的焦點,你會覺得窮奢極欲的生活是你的責任。年輕富豪尤其會有這種觀點。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會花2000萬美元舉辦婚禮,請流行明星為他們唱生日歌。“活出夢想”的壓力實在太大,因為如果你說,看吶,其實大把花錢會導致收益減少,你就成了努力說真話的討厭鬼,因為這話不能給人帶來衝動的快感——當然,這讓不斷擴張的資本主義和消費浪潮情何以堪呢?這是悲慘主義者的共產主義邪說,就像用別人的工資單擦鼻涕一樣讓人反感。
  金錢必然是尋求刺激和機會的爆點,然而我們背地裡已知道了金錢不能說到做到。12歲時的零花錢或疲憊工作一周後領到的人生中第一筆工資——一疊現金——所帶給我們的快樂是無可比擬的。現在我們富了十倍,卻沒有快樂十倍。這是卡通里都有的真理。如果我們有了幾百萬,也不能真的相信自己就比以前好一百萬倍。正如一位藝術品商人對我說的:“如果你想知道上帝對金錢是什麼態度,看看得到上帝金錢的那些人就知道了。”
  患有完美焦慮症的似乎大多是新晉富豪,那些年紀輕輕就賺到大錢的人尤其受其折磨。祖傳財產和遺產基本上都被緊緊束縛在地產、信托基金、債務和訴訟中。所以,看樣子我們能期待的最好狀況就是,有大筆財產,但不要現金。
  從任何角度來說,能夠買得起你想要的東西都不是最壞的事,但是,在壓抑的心態下過度消費,也不是最好的事。
   (編輯:王輝)  (原標題:新晉富豪的煩惱:完美焦慮症 - 中文國際 - 中國日報網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x49mxinhx 的頭像
mx49mxinhx

GIGI

mx49mxinh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